观察 > 零一专访

前哨王煜全专访:科技的魅力就是让中国人理直气壮地站着挣钱

2019-04-22 编辑:陈默 文章出处:CASUAL可追
(0)我要评论
摘要:

2019年4月20日,全球科技创新产业专家、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得到”APP主理人,《前哨·王煜全》《全球创新260讲》主理人王煜全在北京举行了第三届“前哨大会”,零一科技作为受邀媒体在会后对王煜全进行的专访,围绕最近科技界、创业圈的国际、国内热点事件向王老师提问,也得到了十分具有启发的答案。

2019420日,全球科技创新产业专家、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得到”APP主理人,《前哨·王煜全》《全球创新260讲》主理人王煜全在北京举行了第三届前哨大会。会上,王煜全详细讲解了未来一年科技界的十大趋势,零一科技作为受邀媒体在会后对王煜全进行的专访,围绕最近科技界、创业圈的国际、国内热点事件向王老师提问,也得到了十分具有启发的答案。

Q:零一科技的媒体有一个跨界栏目,让科技者和艺术家讨论同样的问题,提出不同角度的答案。刚刚听王老师表示,明年有可能会请一些艺术家来到前哨大会的舞台,您认为科技和艺术的交流会成为新的潮流吗?

A:我觉得基本是这样。现在的机会太多,艺术也在发展,有很多新的艺术形式出来,同时新技术不断涌现,很多人都在思考将来更新的技术怎么展现。

比如我们也讨论过用VR拍电影,这肯定不是电影的传统方式,传统的电影表现方式是凭借导演非常强的主观视觉。但是如果用VR看电影,观众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不同场景,导演该怎么吸引观众的注意力按照剧本发展展开?科技是两个领域的交叉领域组成的,科技和艺术也是有重合的地方。电影本身有市场,为什么要引入科技?因为融合的好就会大卖,像是阿凡达背后全是科技的问题。

但中国艺术家最大的问题就是离科技特别远,离我知道的科技前沿还差很远。其实科技和艺术,人文和娱乐这些领域都是相互关联的。如果说艺术、娱乐、人文需要科技,反过来讲科技也需要娱乐。相比科技,娱乐、人文等元素就是传播面更广,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小孩就是更喜欢娱乐化的东西。所以科技想要普及想要走进更多人,和娱乐、文化的结合是必然的。

Q:大家都在说2018年是资本寒冬,2019年情况不明。您在大会现场讲解的科技十大趋势以及其中的具体技术,有很多可能是在未来35年才能落地的。现在这样一个经济环境里,科技或者创新者应该怎么自居?

A:所谓资本寒冬指的是什么?说实话,任何时候,都有人融得到钱,也都有人拿不到钱。只要是优秀的企业,什么时候都能得到钱。这中间可能是有一个成比例的波动,有些时候最顶尖、最好的企业融资很容易,稍微差一点的企业就比较困难,但是最顶尖的企业融资从来没有被动摇过,我从来没见过一个时代,最好的企业都融不到钱。

Q:从投资者的角度,您说过您会偏向于投硬科技。能举几个例子吗?怎么算硬科技?

A:有知识产权保护,有专利,有实际产品,尤其是需要量产的技术或产品。因为只有具备这几个特征,产品在中国才有用。

Q:之前罗教授形容您为科技思想家,您对这个称呼怎么看?或者您如何定义自己?

A:其实谈不上什么者或者家,我就是个干活的人。但是干活就一定要理论和实践结合。中国是出《孙子兵法》的地方,但是现在的这批企业家,理论水平普遍太低,打哪指哪,成了就说我很厉害。在这种环境下为什么会有降维打击的说法?就是说,下三滥的招数有用,但是高超的手段很多人不会。

我举个实际的例子,我们中国太阳能怎么取得优势的?偷工减料,把芯片做薄点,把银丝做细点,通过降低成本创造价格优势。但是美国在这方面通过高超的工艺技术做到比中国的成本低一半。原理完全不一样,老美是靠技术优势,怎么跟人家竞争?

科技是给我们增加本事的,科技让我们中国人理直气壮站着把钱挣了,这是科技的魅力。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喜欢硬科技的原因。而且硬科技,Ta底气也更硬。

Q:您本身是乐观的人吗?因为我们觉得做投资尤其是风险投资需要很好的心态和很强的神经。

A:其实谈不上乐观不乐观,如果你觉得一件事儿要干,最核心的问题是在一定的理性预判基础上,要有承担风险能力。更多的时候,我作为投资人,会主动承担很多的压力或风险甚至损失。

投资或者创业关键不是说这件事100%能成才做,而是你有一定的资源、一定的经验、有成功的机会,要通过努力争取把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这叫不叫乐观?这是乐趣。

Q:您身边有没有人是比较悲观的?

A:说实话,问题确实很多。但是没问题就没有我们的价值了。

谁都能做的事儿早就有人做了。我的体会是什么?中国人有一个特别大的特点,我们在海外会发现哪个领域都有中国人。这对我来说未必是个好事,因为每个领域都有竞争。但对于中国是好事,而且中国就是这么活过来的。

前几天有个朋友还在讨论这事,总结深圳规律,研发中心,创新很多……特别高大上。我说这是结果,走到今天,它的科技创新特别多,论文特别多,但是当初不是这样的。深圳是什么?就是大家互相模仿,大家一起山寨,最后能活下来的算你有本事。

中国企业家,你看到的这些都是活下来的,中国是幸存者法则,幸存都是优秀的,因为你是在一千个人中拼出来的。

你自己参与竞争可能就认为不好,但从整个经济宏观看你会觉得很好,因为它活力特别强。

Q:在互联时代,大数据保护受到很多人都重视,关于数据安全您有什么见解?

A:其实数据安全涉及两方面的问题,利用数据的规则会越来越清晰,但是对于很多应用数据的厂家来说,最关键的问题是数据使用的底线。

厂家一定要搞清楚,使用数据是为了提供服务,而不是为了窥探或者损害用户的隐私。因为只有掌握了客户的准确数据才能提供更好的服务,基于大数据对用户的要求做适当的应答就是很好的用户体验。

不过我对我们国家在数据安全方面的管控很乐观,中国政府重视数据安全,所以现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核心不是会面临怎样的限制,而是数据的用法,要有合理使用的规则。很多事是需要积累的,越早积累越早预防越好。

Q:华为前段时间推出了可折叠屏的手机,引发了舆论热议,您对于这一热点事件有怎样的看法?

A:坦白说,我觉得折叠屏的意义不大,柔性屏幕技术是有意义的,但是能折叠的屏幕本身意义并不大。

Q:您在演讲中提到了苹果,给了它们的前沿科技很高的评价。最近华为在技术和产品层面的创新也被越来越多人讨论甚至拿来跟苹果做比较,您怎样评价这两个企业?

A:这两个公司我觉得完全不同。这么讲吧,Apple的创新都是看不见的,而华为的创新或者说前沿是看得见的,是比较理性、有序的前沿,可以看到下一步。

Apple的创新是imagenation,苹果的前沿表现在,Ta认为某件事或者某个领域应该是这样,就去布这个局,在大家都没有走的一个方向,Ta去探索,最后带着所有人往那个方向去。而华为的创新是,在大家都朝着一个方向走的时候,Ta成为第一个到的人。

这两者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

Q:上周亚马逊退出中国的消息让很多人愕然,对于这个问题,您有哪些看法?

A:我觉得这和亚马逊总部的思路是不一致的。首先我们要明确,不是亚马逊退出中国,是亚马逊不再接受第三方在中国的销售行为,亚马逊在中国的服务是没有撤的。

前些天亚马逊在第22封给股东的信里还特意提到了第三方商家在平台上的表现,数据显示,去年第三方销售收入在它整个平台收入占比超过了58%,这个数据从三年前就超过50%。还在逐步增长,总部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值得自豪的事。从这一现象上看我觉得停止第三方在中国的销售,和总部的理念是倒行逆施的。

很多时候类似这样的事确实会发生,我们只能猜测可能是地方政策作怪,是机制问题。

Q:关于5G,您怎么看?

A:虽然现在说起5G,国家层面支持,地方政府想参与,各个运营商也反馈积极,但是我觉得5G还早着呢。大家都看好,但是没人想明白,我们最近也在研究这个事。就像互联网在刚开始的起步阶段,整个产业都是先转向应用侧,而不是网络侧或运营侧,5G也一样。

同时5G的推广普及还面临各种问题,比如是不是要针对不同的网络输送速度或者响应速度收取不同的费用,因为很多应用并不需要过高的速度。

Q:关于中美关系和中国企业收购美国公司,您如何评价?

A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对我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是风投并没有太多办法

我们其实不太敢收购,中国在海外形象差跟我们到处收购有关系,我们有一些项目到最后被中国企业收购我就特别担心,因为你毁掉了创业者的机会,而且没必要。

我一直强调,我们要有世界格局和长远思想,你不收购或并购Ta也许能够成为下一个谷歌,你一旦收购了,企业前途未卜,中国企业家手里能做出谷歌或者亚马逊的毕竟是少数,这样的话,吃亏的是谁?但是老一辈投资人的心态就是,看到某个企业净资产少的时候就忍不住收购。

不过,现在国内的企业或者投资者们也越来越理智了,美好的故事讲完了拿什么接着忽悠?早些年只要你说你收购了一家海外企业,甭管是什么企业,都能忽悠一大波人,但是现在你说你收购了一个什么不是关键领域关键行业的企业,中国股市也不会买账。

Q:中国目前的优势是人口红利和产业政策吗?

A:中国政府有很多政策是做得对的,美国政府现在也在反思。最简单的例子,对新科技的扶持力度。美国佬在抱怨说中国在做商业行为时有大量的扶持,并不追求盈利,所以你是用商业手段、投资手段行使扶持行为,不追求回报。老美觉得这事很很委屈。

回头想想,这是因为美国政府做不到这一点,它才喊亏了,希望你也别做。言外之意是中国做对了。

这样做之后中国企业确实有竞争优势。再先进的科技,出生的时候都是很小、很弱的,要不要扶持?美国特搞笑。一开始政府给很多支持,像美国自然科学基金,有两期的基金是赞助创业者。科学家想创业,大概可以拿到近200万,再慢慢想办法让科技商业化,这是可以支持的。所以美国前面的商业化做得特别好,但是商业化慢慢成熟了,需要量产,量产更需要钱,美国政府才表示,对不起不能支持。

科技有个特点,每个行业里都有竞争对手,已经很难见到完全新的领域。无人车的竞争者就是司机和车厂,凭什么政府要给创新者钱,让司机和车厂失业?而且后者还解决了很多就业问题。

创新和就业相比,美国是坚定地支持就业的。中国是坚定地支持创新。在中国,创新而导致失业的人群应该自谋生路,因为是落伍者。

Q:特斯拉在上海建厂,您如何评价?

A:在美国有300多万卡车司机,美国的卡车司机是站在特斯拉门口抗议的。为什么?你都自动驾驶了,我怎么办?但是在中国你去组织抗议试试看,政府一定说是你自己错了,凭什么你不学。这个心态是完全不同的。

但你回头来看,对司机确实很残酷,人家那么大岁数了,干了一辈子司机,凭什么因为时代大潮被淘汰了,他就得从头学,这太残酷了。但是问题是,只有这么做,这个社会才会有活力。这很矛盾。

Q:但是像这种文化,其实是美国的企业引到中国来发展,像特斯拉这种企业会不会给到中国一些做自动驾驶,电动汽车的企业压力?

A:有压力是好事,而且中国也学反扑了。中国人没有问题,中国人不是怕竞争,中国人怕竞争对手不够强。

为什么会有华为,就是因为电信产业的竞争超级激烈。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天天跟高手过招,你就会高,但是你怕跟高手过招,你找幼儿园的,你自己就还是幼儿园的水平。

Q:除了人口红利和产业优势,中国还有什么优势?

A:我认为还有用户优势,就如果你的用户最先拥抱科技,所有的科技就都是从这里扩散出去的。这里就有一个很核心的理念——对美国而言,什么叫美国企业?特斯拉创始人是南非人,那算美国企业吗?,在美国纳税就算美国企业。

所以中国不用管企业的国籍,特斯拉是百分之百外资,也是在这儿纳税。给本地做贡献主要是税。企业能落在中国,你会怕它来吗,如果企业的制造都放在这里,一进一出,你拿到的税是最大的。原材料变成实际产品,你的增值也是最大。

Q:而且有海量的客户帮它试用产品。

A:对。端到端的创新里面,最核心的是这个对创新成功的贡献,而不是对创新启动的贡献。

对创新成功的贡献,中国其实要比美国大。美国只是启动了创新,离成功十万八千里,没中国,他成功不了。

有一个实际的例子,有一个老美的教授发明了一个多个摄像头组成的矩阵,声称水平能隔着足球场做人脸识别。这个意义很大,广场的监控全都可以实现。美国无法量产,于是这位教授来到了杜克大学的昆山校区教书。他的专利属于高校,但美国政策是优先属于转让发明人,所以他在美国注册公司,把这个专利转给自己,然后再带着公司到中国来,作为公司专利,注册到这里的分公司。

后来他在中国拿到了钱,实现了量产,还有一堆的客户,因为政府有很多采购需求,这企业就做起来了。

华尔街日报登了条消息,讲这个故事。虽然华尔街日报对中国不太友好,但这个案例没有任何的破绽。所有程序都合法。

为什么一个产业在美国产业化不了,而在中国产业化?我们现在就做这个工作,我们在建管道,其功能就是美国的先进科技跟中国对接的时候完全合法合规,符合国际规则。你能不能在所有程序合规的情况下,达成一个通道,实现海量的中美科技合作,我们做的就是这件事。

参与讨论0条评论

请【登录】后讨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

  • 陈江山:融化科技的冰冷,用时间创造温暖的奇迹

  • 对话谭丰:智能互动儿童教育新玩家

  • 跑到山区抓逃犯的英国海归女孩,终成就最强智能安防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

热门阅读

媒体

01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