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零一专访

对话谭丰:智能互动儿童教育新玩家

2019-04-08 编辑:闫冰 文章出处:零一科技
(0)我要评论
摘要:

热爱游戏和动漫的谭丰,就像是一个创业玩家,瞄准交互式机器人与儿童教育垂直领域,将“智能萌宠”推上前台,战略布局有章法,打磨产品不急躁,用他的话说,“卖萌我们是认真的”!

 2019新年伊始,Woobo开始登陆中国市场。这款诞生于美国的毛绒智能玩具,在美经历了两年多的研发、测试、众筹、售卖,期间创业项目和产品屡获大奖,公司还拿到了两轮融资,一路高歌猛进。

 不过,Woobo要面对的智能互动儿童教育市场,似乎太过拥挤。在淘宝搜索陪伴机器人,一下跳出30多个品牌;同样具备交互和教育属性的智能音箱,竞争早已白热化;不少玩具也能实现简单的语音交互;最后还有平板电脑挤占市场空间。

 其中,主打各类智能技术的比比皆是,Woobo提到的算算术、说英语、玩游戏、讲故事、习惯养成等内容服务,也并不新鲜。

 Woobo只是多了一件毛绒外套吗?核心竞争力在哪里?为什么Woobo团队技术背景强大,产品宣传却看不出科技感?带着这些疑问,我们来到位于五道口的Woobo北京办公室,与公司创始人兼CEO谭丰聊了聊。

你那些问题都很严肃啊!

 见到谭丰的时候,他刚结束一个创业纪录片的跟拍,与我们握手寒暄,笑容亲切,一身行头颇为随性,某次创业比赛的T恤、运动裤、人字拖,还是一副学生的模样。

 谭丰在清华大学读精密仪器系时,曾任系科协主席,拿过清华机械设计大赛一等奖,挑战杯科技竞赛特等奖,2016年麻省理工学院(MIT)机械系博士毕业,主攻控制理论、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Woobo是他与好友读博期间创立。

对话就从创业初心开始。

大家都不及格,先做出60分的产品

01Tech:当初怎么想到进入儿童教育行业?

谭丰:无论小孩还是大人,家里有个猫猫狗狗就觉得有生气,对吧?这就是我们的出发点,做交互式机器人,能聊天、会互动,就像小黄人和大白。

后来在MIT创业孵化器里,觉得人机交互技术需要与具体的场景和价值点相结合,考虑到目前AI(人工智能)只相当于34岁儿童的智力水平,我们就想,那就给小孩子做一款智能陪伴的产品吧。刚好陪伴和教育,天生就是一对好组合。

01Tech:你如何定义Woobo的市场定位?

谭丰:不敢再叫机器人了,一是人们对机器人期望太高,二是这个词被用滥了。我们认为智能萌宠学习萌宠,更符合我们的定位,为3-6岁小朋友提供陪伴学习场景。

其实比较简单,我们就是想做出一个机器猫,第一会说话,第二有百宝箱,这也是我们想给儿童提供的两方面价值。

01Tech:儿童教育的市场竞争还是很残酷的,有太多智能互动产品了。

谭丰:市场的参与者确实不少,但我认为大家都没有做到及格,我们也是,所以竞争暂时没有意义。很多产品用户并不会去买,买了也不会经常用,用过也不是很满意。

我们不去看如何比别人做得更好,给用户的家庭以及小朋友提供真正适合的服务,才是更重要的问题。

01Tech:你心目中60分的产品是什么样?100分是什么样?

谭丰:100分的智能互动产品就是机器猫,但这是非常长远的事情,可能要花5-10年的时间,我们也不着急。

先做到60分及格线,真正能实现陪伴、交互功能,在一天的不同场景中提供价值,不关机,用户对整个交互场景满意度高,并且愿意向其他人推荐。

1998年,美国出现过一款现象级电子宠物产品Furby,一只会说话有表情的小鸟,就是叽叽喳喳的叫,看起来也没什么意义,也没有教育功能,但一面世就风靡全美,三年卖出4000万台,要知道亚马逊的智能音箱Echo三年销量也就2000多万台。

国内的火火兔也可以打90分,提供的用户价值非常明显,早教机产品市场份额第一,当然它是一个功能性产品,不是智能产品。

01TechFurby解决了什么需求或痛点吗?

谭丰:我想我们对于需求和痛点的定义太窄了,家里养一只小狗或小猫,过年燃放烟花爆竹,玩变形金刚和遥控赛车,这些解决了什么痛点呢?

玩具最基本的作用就是让小朋友开心,并且在互动中感到快乐。这种软性需求被低估了,它不是通过营造家长焦虑,或者是通过儿童的竞争来体现的,让你不得不掏钱,而是一种看起来好像没什么意义,但其实很美好的东西,软性需求确实存在,市场也很大。

01Tech:这种软性需求的市场,不如刚需那么稳定?

谭丰:软性需求是从有到好,让用户更开心,生活品质更好。只要能够持续为用户提供价值,并且有一个很坚实的用户群体,它就是稳定的。

比如我们面向的一个很直接的场景,3-6岁的小朋友,晚饭后到睡觉前的一段时间,他可能玩玩具,看小猪佩奇,跟爷爷奶奶一起玩,但如果我们能够通过一款产品,把这段时间利用得更好,孩子和家长的体验更好,开销又没那么大,当然就具有稳定的价值和教育意义,用户也愿意帮你传播。

01Tech:说到育儿场景,家长恐怕有一肚子苦衷,但目前的智能音箱和早教机,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谭丰:理解用户是服务的第一步。小孩子的特点很明显,一是注意力时间短,二是自己不知道选择什么内容,第三喜新厌旧。

我们提供的场景和价值,也就要围绕着这些用户特性来做开发。我们不会替代家长,也不创造特别系统的、较长体系的内容,而在于如何能够让家长和小朋友,在5分钟、20分钟的时间里,过得既开心,同时又学到东西。

从产品开发来说,第一是不关机,这很重要,只有不关机才是陪伴型产品。第二最好能在每天的几个特定时间段,提供特定的价值,让家长一定能想得起它。比如闹钟和台灯,不关机,而且每天一定有用。第三是做产品外形的可拆换,做不同季节、不同样式的皮肤,在你拆换的时候拥有感会更强,情感联结会更强。

核心一定是内容,科技只是手段

01Tech:智能萌宠的核心是智能交互和内容两部分吗?

谭丰:其实只有一个核心,就是内容。内容作为服务是我们整个公司的核心,技术交互和机器人本身都是它的实现手段,这个是我特别强调的,我们有很强的技术能力,但是如果我们只是个技术团队的话,就一定做不好产品。

我们做宣传的时候不提智能,因为市场上人人都说自己是智能机器人,这个信息的辨识度是非常低的,另外现阶段的智能也做不到让用户满意的程度。

我们对家长说的是,Woobo拥有非常好的海外教育体系和内容资源。家长买产品不是为了智能和交互,而是为了解决问题。目前来看,我们比较精准的受众匹配,是希望给自己小朋友一个很好的语言环境,不是每周两次,而是一天24小时都能说英文,我们管它叫碎片化、互动化、生活化的语言环境。

01Tech:内容你们是自己制作,还是有合作方?

谭丰:我们在美国有自己的内容研发团队,同时会签约美国新兴的优质内容资源,还会和国内教育机构、教育内容提供商合作,比如最近就在广州谈一个儿童类的IP,叫美食大冒险

01Tech:在商业模式上,主要的收入从哪里来?

谭丰:以硬件利润作为主要收入来源,这个模式不持久。对我们来讲,核心不在于卖设备赚了多少钱,而在于长期的留存和活跃度,这个更重要。

01Tech:中美在儿童教育方面的需求差异大吗?

谭丰:儿童没差异,家长有差异,在中国的教育意义更强一些。

其实你真正看这个业态的话,它是一个B2B2C的场景,作为决策者的家长是B,儿童是C,所以儿童产品最后是一个to B的业务。

当然家长主要是指妈妈,这方面美国也一样,美国市场80%的下单用户是妈妈,爸爸没什么决策权。

创业要保持节奏,我的方法是看终点

01Tech:下一步的产品方向,你们是怎么考虑的?

谭丰:不关机每天用,现在还没达到,很多家长都关机,这并不是产品的问题,而是我们对场景没打磨好。如何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平衡,以及用户的引导,是未来三个月面临的问题。

比如目前的充电插口小朋友插不进去,从产品设计角度,会想办法换成圆形插口或无线充电。而从交互设计角度,可能会设计一个游戏式奖励体系,引导小朋友及时充电,逐渐养成习惯。

另外,我们希望他能动起来,这是我们从第一天就在做的,后来发现钱不够用,花销非常大。让机器人动起来不是光看可靠性,表现力至少要达到80分,总不能在那咔哧咔哧的吧。

其实我个人不是很喜欢双足行走类机器人,读书的时候没少看到,但是它不具有表现力,为什么非要让机器人跳舞呢?在我看来,表现力更多是做性格和情绪上的支持,而不在于它能端茶送水,然后两条腿走路。

下一代产品我们会追求一定的运动表现力,当然要求也很简单,就是手能够摆动,身体有一定角度的俯仰,目前做的这个还很粗糙,真正实现产品化路还很长。如果说产品的核心是内容服务,身体能活动就不是主要价值,创业早期在次要功能上投入主要资源一定不是个正确的选择,那我们就先放放。

01Tech:对于目前的科技从业者,需要突破的到底是什么?

谭丰:我觉得是放下科技的姿态,要多从场景和用户情感层面去理解分析。

过去的15-20年,科技创业和技术创业非常火,实现了从无到有的过程。但未来的5-10年,会变成从有到好。在这个过程里面,指望科技从业者提供特别强的想象力和情感调动能力,可能不现实,所以这里面需要有分工。

我们这个团队也未必擅长想象和创造,其实很多电影工作者已经把这个工作完成了,那我们就只负责实现。

01Tech:听说你们是学霸团队,现在公司有多少人?

谭丰:全职不到30人,美国不到10人,其余在中国。

我对公司团队还比较自豪,背景都还不错,但学生团队优缺点都很明显,经验不足,考虑事情未必特别成体系,但没有什么束缚。

我们创业蛮有意思的,技术、设计和内容三个团队要完成一种接力,不同时间的重心和责任不一样,通常是先技术打底,然后内容跟上来,再体验补全。技术打完底之后,就开始做下一个项目的开发,然后内容和体验不断地完善。

目前我们技术的积累已经做到了80分,但体验上还不能算及格,接下来优化体验要交给设计和内容团队去做。

创业要有一定的节奏,我的行事方法是看终点,现在大家离机器猫都太遥远,但顺着那个指向,我们能更好地理解用户和服务用户。

01Tech:当你谈到创业,我感觉你一直很开心。

谭丰:对,我们做事的时候,到底是兴趣和激情去拉动,还是欲焦虑和不安去推动,两种方式带给人的状态区别蛮大的,我自己更多是前者。创业本身是件很苦的事情,但这里面有非常多的亮点,让你觉得这个经历很值得。

去年一位美国设计团队的员工给我写信,很高兴能有机会,把自己想象中哈利波特的世界,通过自己的产品实现出来。公司能给出这样的空间,团队能有这样的驱动力,我觉得都非常珍贵。

我个人的激情爱好来自于创造力,我觉得游戏和电影都是很棒的东西。以前玩《三国演义》、《大航海时代》、英文版《足球经理》,对我学习历史、地理、英语知识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现在还会买游戏,经常看电影。《头脑特工队》是动画电影里的最爱,那里面对于人脑的描述非常准确。

01Tech:你有焦虑的事情吗?

谭丰:我最大的焦虑是自己成长不够快,别的还好。

- End -

01Talk01Talk01Tech人物对话系列,与前沿科技领军人物、创始人、创新者、投资人深度对谈,探讨产业趋势和创业故事,栏目合作请联系微信号yanbing700

参与讨论0条评论

请【登录】后讨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

  • 苹果再次把Macbook捧上了天,旗舰店房顶是笔记本做的

  • 每周有1000万美国人看这个老头儿花样作死,这次,他把自己变成了钢铁侠

  • 2050年,人类可以和机器人结婚,你会花6000美元购“未婚妻”吗?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

热门阅读

媒体

CASUAL可追